第一章
第五节

上一章:第四节 下一章:第六节

努力加载中...

李家面积不大,两个居室,一个客厅。往日李萍与父母一同生活,还算可以。但是李元一家三口的返城无疑给家里增添的许多压力。

这一天,李萍的哥哥李元回家了。他的到来引起了一场不小的“家庭风波”。

李金才亲完,又装着生气的样子,对李元道:“哼,要不是看我大孙子的面,我就把你给赶回乡下去!”晚饭后,李萍回到自己的卧室,为嫂子桂花和侄子小河收拾床铺。她觉得哥哥为了自己,吃了好几年的苦,这一次带着妻儿回家,不管怎么样也得让她们娘俩住得舒服些,自己将就一下就行。过道里有一个行军床,虽然简陋单薄,但也可以睡下。

桂花看自己的到来给李萍带来这么多麻烦,羞愧难当,抢着住过道。在李元的劝说下,才回到屋里。她长叹一口气说:“这个家,多亏还有他二姑。”夜晚,兄妹俩在过道聊了一会儿。李萍发觉,有了妻儿的哥哥成熟了许多,也似幸福了许多。在以前的信中,李元还曾经怨天尤人,但现在站在眼前的哥哥豁达了许多。他对未来很有信心,要先做点小生意,再慢慢等待机会。他说:“下乡的时候我是孤身一个人去的,可回城就变成了三个,有了老婆,有了儿子,怨谁啊?又有什么好抱怨的?生活待我不薄啊!” 从哥哥眼神中能看出,他是真的幸福。

李萍过去,推着爸爸的胳膊,哄劝着:“爸,你这么扔脸色,就不怕吓着我嫂子和小河啊?”李金才哼了哼,道:“我能吓着谁?倒是你哥把我给吓着了!”李金才一说话就粗门大嗓,李萍急忙阻拦道:“爸爸爸爸,小点声!我嫂子头一回来,你别这么粗门大嗓的……”李元进来了,低着头,给李金才的搪瓷大茶缸里添上水:“爸,有什么不高兴的,您就跟我直说。”李金才:“我是替你担心!你怎么能不经过组织就偷跑回城?还带着媳妇孩子!这连个户口都落不下,以后你怎么办?媳妇孩子又怎么办?这些你想过没有?”李元苦笑一下:“爸,这些我还真的都想过了!我连考了两年大学都没有考上,直后悔下乡前没有好好学。你孙子今年三岁了,他该上平的话你不能不信吧?”李金才吐出一口气来,仍然疑虑:“可当个小商小贩,那是个正经的工作吗?”“爸,我这也是骑驴找马!您放心,我不会一辈子就当小商小贩,没准有一天我就能成为大陆的李嘉诚!李嘉诚就是从小商小贩起家的,他可是香港的大老板啊!”李金才刚要再说什么,忽然,桂花带着小河进来。李金才的目光就被孙子小河吸引,那脸色就有些缓和了。李萍见状,就将小河抱起来,哄着说:“小河,来,摸摸爷爷的胡子……对对,把爷爷的下巴托住啊,要不啊,爷爷的脸就快掉下来啦……”孙子小河伸出小胖手摸着爷爷的下巴。李金才躲闪了两下,没有躲避开。

李萍的哥哥李元四年前上山下乡去了农村,在那儿娶了嫂子桂花,孩子也三岁了。这一次他是带着妻儿偷偷回家的。他想让一家人在城里生活,孩子小河也能得到较好的教育。这意味着他就得不到回城的指标,没办法落户口,没办法安排工作,他们的生活将是个问题。

李萍逗弄着小河:“叫爷爷,小河,叫爷爷……”小河仰着小脸,好奇地看着李金才,甜甜地喊:“爷爷……”李金才沉不住劲儿了,扑哧一声乐了,高兴地将小河抱起来,亲着小河的胯裆,亲的小河直叫唤。这时候,李母也正好卖菜回来,看着这一幕,松了一口气。

卧室里,父亲李金才坐在椅子上捧着他用了大半辈子的搪瓷大茶缸,脸色阴沉着,直喘着粗气。

李萍下班回家后看见哥哥,非常惊喜。她又与桂花攀谈,逗小河玩,别提有多亲热了。妈妈告诉她,爸爸正在屋里生气呢,她“噢”了一声,笑盈盈地过去劝了。

李萍塞给李元一个信封,装着这几年的积攒的零用钱。李元推掉说:“救急不救穷,哥想办法自救。你帮哥一个忙,去厂里要一张自行车票,二八的,横梁,哥哥好用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